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132yy.com-婧倩馆-7rmy.com,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(一)即席对句 初试
  
  「咚!殿试开始!」殿试长王安石敲下了大殿的巨鼓,宣布殿试开始。殿试官司马光穿着朴素官裳走上殿试台宣布殿试规则:「奉皇上钦命,本次殿试分文科及术科两项考试,两科各考五关子题,文科采抽籤即席口答,术科采抽籤即席操试,以沙漏计时,逾时作答或未作答者淘汰,最后胜出者由皇上择日钦点为状元,次者为榜眼,第三为探花,均另派任官职并给计官俸,四、五名者仍衔秀才,惟仅赏赐俸碌不给官职。」说完旋即转身归位坐下。
  
  「文试第一关:对淫意短句,应试者须依殿试官口述之上联对出下联,文意需有淫意及学养深度者胜出,不得与前应答之答案重覆用字。应答时间一沙漏,以敲锣为讯号,一沙漏为三锣时。」吕惠卿宣布第一关开始。王安石为殿试长,依惯例要礼貌性开题,于是步上殿试台抽籤:「孔定!」王安石抽出了竹籤,看着刻注在上的名字呼名。
  
  「在!」孔定快速的应声并起立。
  
  「好,仔细听了…张灯结綵待早春。答联最后一字需押韵声,请答题。」王安石因为正推行改革新政故出此题,似有宣示新气象之意味。
  
  孔定抓了抓头:「这个嘛…有了,近悦远来淫满城!」
  
  「好,有淫意且对题。请坐。」王安石点头的走了回去。
  
  「下一个是…王富!」
  
  「在…在在…」王富坚定且快速的起立。王富略微思索的答:「欢天喜地开蓬门!哈哈…」
  
  「好∼好极了。请坐请坐!」
  
  「…王康!」
  
  「…有…有…」王康见到王安石,一时六神无主,吓得站不起来,忘了应声。「好,这个嘛……待我想想……这个嘛……」
  
  「锵∼∼一锣时到了。」计时官喊着。「这个嘛……」王康猛骚着头苦思。「锵∼∼二锣时!」「这个嘛……有了,有了……精炮全放直干人!嘻嘻……」王康鬆了口气。「这……这……」王安石转头看看其它的殿试官。
  
  学冠当朝的欧阳修挥手说道:「这次绕他一回吧!」其它殿试官自不再多言了。
  
  「好,下一位是京师才子兆子文!」
  
  兆子文抖了下衣袖,答曰:「鸟鹊云集探花唇!」「好,好……好一个探花唇呀!」司马光讚不绝口。「谢恩师!」兆子文拱手言谢并自称门生,显然对夺魁胸有成竹。
  
  「最后是司马相!」
  
  「烈女红妆濒失神!」司马相说完即满意的坐下。「等等,此对联淫意何在啊?」王安石不解的问着。
  
  司马相正要站起身解释,範仲淹却挥手示意其坐下,範仲淹接着说:「稟丞相,此答之淫意只能意会不在字词,概『濒失神』意指高潮欲满也,即是淫字之表现。」
  
  「嗯∼範兄高见高见。好…通过!」王安石心有顿悟的称讚着範仲淹的解释。
  
  「好!第一关即席文试结束,五名秀才全部过关,请至后厢房稍作休息,两个时辰后进行第二关文试,退席!」王安石宣布了暂时休息。
  
  应试秀才及殿试官纷纷退席,只留下观试民众的评头论足及交头接耳,有人觉得「濒失神」应得头彩,有人觉得「开蓬门」下得好,有人觉得「直干人」应改成「猛干人」用字较为有力,有人觉得「淫满城」和题旨的「待早春」最为相合……民众纷纷押宝或下注,殿下热闹紧张之气氛不输殿上的应试场面。
            
(二)七言绝句 展露实力
  
  「咚!文试第二关开始!」伴随着殿试官及应试秀才的坐定,殿试长王安石第二次敲下了大殿的巨鼓,再度宣布殿试开始。
  
  「文试第二关:七言绝句,应试者须依殿试官口述之首句对出以下三句,文意需有淫意及学养深度,且需符合唐诗之律定,得与前应答之答案重覆用字,惟诗意不可相同。应答时间一沙漏,以敲锣为讯号,一沙漏为三锣时。」吕惠卿宣布第二关开始。
  
  这关比试轮到司马光出题,司马御史振了振衣袖步上了试殿台,由于前日方才上谏书指谪宰相王安石实行新政有侵官、生事、征利、拒荐等四大缺失且被王安石弃置回绝,司马光就打算藉这次出题当场暗喻反讽一下王丞相。
  
  司马光抽出了第一个应试的竹情海单看了看:「第一位应试秀才是……司马相!」司马相站起,等待司马光出题。
  
  「秀才司马相听好……东风无力百花残。请接题!」
  
  司马相陷入沈思…… 「锵∼∼一锣时到。」计时官敲下更锣。
  
  「有了……东风无力百花残,蜡聚成灰泪始干,不见棺材心不死,不淫红颜人不还!」
  
  「好,好,好一句不淫红颜人不还,请坐!」司马光走回位置,抽出了第二位应试者。
  
  「……兆子文!」
  
  「在!」兆子文是第二个应试者,自然比第一个司马相多了思考的时间,他一起立便脱口成诗:「东风无力百花残,明月云遮众星散,佳人独守抱淫恨,只怪恩客兴阑跚!」「嗯∼∼好,佳人独守抱淫恨,下得好啊!」司马光频频叫好,观试民众也不吝的加以讚赏。
  
  「下一个是……孔定!」
  
  孔定陷入深思,似乎略有难处。其实殿试的规则对于先答者或后答者各有利弊,就前第一关而言,先答者虽然能思考的时间比其它人都少,但后答者用字却不能和前者相同,故先答者有题裁空间的优势,现在第二关亦同,后答者之整句诗意不可和先答者雷同,实有取材上之限制。
  
  「锵∼∼一锣时到!」孔定连站都没站起来…「锵∼‵二锣时到!」孔定慢慢的挪起身子,但仍陷于苦思。「锵∼∼」「有了!」就在第三锣时敲下的同时,孔定答了出来:「东风无力百花残,云雨强渡过关山,一柱划破寂静空,夜半淫声满客船!」
  
  「好啊∼∼啪!啪!啪!」观试民众听完就来阵掌声。
  
  司马光扭转身望望範仲淹,範仲淹轻声的对司马御史说:「『云雨强渡过关山』及『一柱划破寂静空』都下得好!」
  
  「接下来是王富!」
  
  王富也因题裁受限而站起沈思中。
  
  「加油……王富秀才加油……我赌你是状元郎啊!加油……」观试民众有人叫喊着
  
  「锵∼∼一锣时到!」「别急、别急……有了!东风无力百花残……这个嘛……这个嘛……」 司马光看情形不对,转身向计时官挥手。「锵∼∼二锣时到!」「好嘛,好嘛!这次是真的了……东风无力百花残,老汉推车腿蹒跚,不闻淫声风雨夜,浪女醉卧湿衣衫!」「喔∼∼好啊!好啊!可怜的浪女啊!哈哈……」观试民众忍不住的笑成一团。
  
  「不闻淫声风雨夜,是下得不错啊!」王安石评论着。
  
  「既然殿试官都没意见,那请最后一名应试秀才答题吧!」
  
  吕惠卿点名王康起来答题,哪知王康是见不得大场面之人,顿时肚里一滩死水,脑子一片空白。
  
  「锵∼∼一锣时到!」「好,好,别催……东风无力百花残……这个…东风嘛……」司马光又转身向计时官挥了挥手。「锵∼∼二锣时到!」「好啦……好啦∼∼有了!这个……东风嘛……对西娼……这个无力嘛……对……」
  
  司马光见王康在拖时间,就说:「王秀才若不能将整句诗一次托出,我就要请你退出比试了!」
  
  「有了,有了∼∼东风无力百花残,西娼花江湿裤衫,不到黄河心不死……这个嘛……」司马光当下又向计时官挥手。「锵∼∼三锣时到!」「等等啊!小蛇还想把洞穿……怎样啊?哈哈!」
  
  司马光回头看了下欧阳修,但见欧阳修连连摇头,範仲淹接着说:「王康秀才此诗若所欲表现者是採花者之不屈不挠精神,则与司马相之答诗意境相同;若所欲表现者是西娼不能满足慾念,则与兆子文意同;若所欲表现者是淫者年衰无力做功,则与王富同;若所欲表现者为淫者虽无力而仍欲强渡关山,则与孔定意境相同……」
  
  「又,阁下在时间终止之后答出,故依本次殿试规则,王秀才你已被淘汰除名。」司马光最后将殿试官的一致决议当众宣布。
  
  只见观试民众一阵骚动,有人哭着直喊:「哇∼死王康啊,死王康啊!我的所有积蓄都掷你身上啊!谁知你不争气,呜……呜……叫我全家怎办啊!呜……呜……」
  
  「退席!」王安石率先退出了殿试台。
  
  「休息两个时辰再行第三关之比试,王康秀才下关就不用再上殿了!」吕惠卿向众人宣布着。

(三)王康巧辩 起淫回声
  
  就在殿试官吕惠卿向众人宣布秀才王康淘汰的一刻,观试民众也纷纷对着王康叫骂,多是押注寄望在王康身中状元而掷家产的老爹或大婶,令王康心中也兴起一股哀伤的歉意。
  
  「殿试诸大人且慢!」突然王康走回殿试台,对着正转身离开的诸位殿试官大叫着。试场戍卫的兵士一听有人对朝廷重臣吼叫,也纷纷拔刀剑警戒;观试民众更是一阵错愕,彷彿王康将会因不甘心落榜而闹事。
  
  王安石停下脚步,挥挥手支开了左右护送的兵士,转身就对王康说着:「王秀才何故拦阻诸位大人退席啊?」王康放低了声调,拱手对着王安石说:「敢问大人,殿试规则可有对逾时作答或逾时未答有所规範?」「当然有!凡逾时作答或逾时未答者皆淘汰。」吕惠卿严正的解说着殿试规则。「那再请问大人,殿试规则可有对逾时作答一半者有所规範呢?」「这个嘛……你想……」吕惠卿一时哑口无言,转头看着司马光。「是的,学生不才,资质愚钝,然学生并非逾时作答,而是在时间终止前即已答出前段;又学生并非逾时不答,而是在时间终止后才全部答完。斗胆请教大人,系依何律革除学生之应试资格呀?」「对呀,对呀!好啊,好啊!啪啪啪……」观试民众一听王康之言,也不由得鼓起掌来加以支持。
  
  「这个……这个嘛……」王安石转头看着範仲淹,範仲淹步上前来对着王康说:「依殿试规则,对于阁下之答题时间的确并无规範,但王秀才之答题内容却与前四位应试秀才之答题内容雷同,依殿试规则,王秀才还是应被淘汰无误!」 王康笑了笑说:「何有雷同之处?司马相之东风暗指淫者,诗意在『不淫红颜人不还』,强调淫者虽无力办事但仍不屈不挠誓淫红颜;兆子文之东风暗指恩客,诗意在『佳人独守抱淫恨』,强调佳人对于恩客的无力办事抱恨;孔定的东风暗指强淫者,诗意在『云雨强肚过关山』和『一柱划破寂静空』,强调强淫者虽无力行事却仍强行索求;王富之东风暗指老汉,诗意在『不闻淫声风雨夜』强调老汉的无能,此四人之诗意怎与学生雷同呢?」
  
  「那王秀才的东风指的是…?」範仲淹疑惑的问着。「我指的是…肉棒。」「哈哈哈∼∼他指的是那个啦!哈哈……」观试民众一听王康的东风指的竟是肉棒,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。「从何可见?」司马光也忍不住的问着。「诸位大人忘了我最后一句吗?」「你的最后一句是…?」「是『小蛇还想把洞穿』。」「哈哈…… 哈!东风指的是小蛇啦!哈哈……」民众又忍不住的笑了出来。「嗯……那你的诗意为何呀?」王安石觉得有理而追问王康诗意为何。「稟大人,学生的诗意是指肉棒不自量力还想穿洞!」王康巧辩着,顿时台下又是一片哗然。
  
  「这个嘛……」王安石转头看着学高望重的欧阳修。只见欧阳修略微思考了一会儿,突然脸上泛出了一丝笑意,并